夜語

夜語晦不知,
霧晨又襲來,
何時悟夢醒,
卻又在枕邊。

Advertisements

電影感

電影至今依然是一種流行的消遣活動,至少黃金時段的票位也不易買到。隨着多媒體與多感官娛樂的急速發展,進電影院差不多等同由被充塞至滿瀉,仿似儀式般為消費者提供的情感洗禮。

電影中觀眾的位置是吊詭地處於幾近只有情感的客體,從而被製造一個共同又被呼叫的文化主體/消費者。在「我」去看電影的過程中,「我」建基於一種由時間非線性壓縮,聲畫逼迫的場域中,透過指定時空的情感展現,體驗出消費/娛樂的代入感,然後在指定空間構成中,以情感的構成來代替消費者的宣洩。亦是如此,每個消費者也可以對文化商品評價,無論是好或劣,眼淚或笑聲,大抵上消費者也參與了作為一個論述者,以至在所謂的餘暇中感受個人享受的快感,也是唯一可以在工作的奴役中尋覓解放的假象。與其道情感的結構(Structure of feelings) 切實地在特定歷史空間反映在文化產物中,倒不如說是構成的情感 (structured feelings) 主宰了論述的客觀性。所以,更吊詭的是正因為「你」主觀的去理解,就會有「我」客觀的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