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謂的普及教育,就只不是製造一群普通人,以至大家都活在一個得以想象的共同體。然而卻相信自己總會比別的普通人好一點,不至於庸俗,最終大家落得一個下場,一起用各種手段來磨平大家的優勢。而天才呢?她們都不屬於共同體中。

沉溺

坦白說,我很喜歡柯震東,知道他被捕會很傷心,可能有一段時間再看不到他的新聞與演出。

於我來說,吸毒之於吸煙飲酒沒有甚麼分別,也是享受身體的愉悅。煙酒毒只使得人躲在陰暗處宣洩一下吧。我也不見得不煙不酒不毒的人帶來甚麼好的榜樣。

被揭發了,都已經被捕了,又要他認錯,又要看他流淚,又對他失望,我想問問需要期待他甚麼?我們的社會很奇怪,對於這類自我沉溺的行為以近乎誅殺的手段來口誅筆伐,卻對很多影響層面更廣的事件不表態。更奇怪的是我們不怕一個人如何,只怕不知道一個人如何,這就是權力,明白嗎?

再坦白說,我不喜歡房祖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