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薪侍產假

侍產假修訂為多少天是可以商榷的,但我認為必須要支付全薪,即等同於有薪年假。

政府訛稱侍產假不能與年假相比,更不能將現行公務員推行的五天侍產假寫進草案中,就是荒謬,是刻意扭曲薪金支付勞動力的概念。

香港人對薪金的概念往往被過時的獅子山精神所蒙蔽,所謂的「手停口停」,以為資方所支付的只是上班所付出的時間而已,然後就會得出平均時薪很高的假象。

高時薪的計算所忽略的是很龐大的社會成本。資方當然不會支付完全等同勞動力價值的薪金,工人所創造的價值被資方所榨取為所謂盈利,剩餘的就得要社會、政府和工人作為整個階級對所謂「應得」如何訂立政策,再被訛稱為福利。之所以要資方計算(我要強調是計算而不是支付)全薪的侍產假,重點在於資方所支付的薪金並不止於工人所付出的時間,而是必須要包括維持工人足以付出勞動力的條件。此條件不等於最低工資,即工人最基本的生存條件。資方刻意混淆的就以支付時間來代替支付勞動力,並以此欺暪大眾為良心僱主,支付4/5薪金作侍產假為恩恤,實質以社會成本來承擔工人付勞動力的成本。

無論稱之福利抑或義務,資本家作為一個牟利實體,亦作為一個以榨取工人利益的階級,絕對有責任承擔僱員及勞動力的成本。

Advertisements